昨天夜里,隔壁的孩子

用尿液浇醒了沉睡的诗经

诗经声声里,尿床的孩子

被睡意牵引着进入梦乡

他们的父母,从铁门里伸出脑袋

站在诗经的扉页里,鞠躬、敬礼

昨天夜里,我是忘记了关窗

很多蝶儿,或者蛾子

从我织网的梦里飞出来

钻进诗经的扉页

它们声声吟诵着

从关雎直到殷武,从我

梦的边缘到尿床的孩子的声声哭泣

昨天夜里,还有一个人

他一直站在廊道里

拍打着自己发烧的额头

拍打着自己被黑夜烧死的神经

这一群人,都是从黑夜走进了诗经

我们又从诗经走进了黑夜

黑夜很长

2012年4月16日于长春无经堂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想参加讨论吗?
随时做出贡献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