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诗的时候,有一个修女走过来

她伸出长长的指甲,我看着它们陷入了

修女黑色的皮肤里,干瘪的嘴唇已经掉色

上面趴着一只蚊子

我们有四个人,小草、暖阳、枫儿和雪儿

四个人没用一个人站着,我们坐在凳子上

唱诗,我们看到耶稣的嘴唇挂满笑容

后来,我们走出了教堂,有几个人

在我们身后发出哼哼的声音

那些声音遥远而清晰

2012年4月18日于长春无经堂

0 回复

发表评论

想参加讨论吗?
随时做出贡献!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