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1 年的生日 , 我找到了自己

今年的生日非常特殊,阳历和农历都是我出生那一年的日子,而且,我的女儿第一次给我唱了生日歌,尽管还那么稚嫩,我却 […]

诗经

昨天夜里,隔壁的孩子 用尿液浇醒了沉睡的诗经 诗经声声里,尿床的孩子 被睡意牵引着进入梦乡 他们的父母,从铁门 […]

蚊子

唱诗的时候,有一个修女走过来 她伸出长长的指甲,我看着它们陷入了 修女黑色的皮肤里,干瘪的嘴唇已经掉色 上面趴 […]

火车上的树(二)

前方渐渐成为后方,欢笑在 彼此漫长的沉默中冷寂 灵魂一样修长的车轨越来越短 对面的人,山一般侧卧 雷霆之息由彼 […]

佛坐心中 双手合十 佛祖消失 2012年6月2日于长春

一个秋天,鱼头没有说话

一个秋天,鱼头没有说话,我们 甚至忘了昨天就想好的,甚至 忘记了我们自己,正在这里 听着 我们已经不说话很久了 […]

若水流过深蓝

21日夜,回忆小说中的那一条河流,想起一个纯蓝的国度,和无数从我眉梢掠过的人物…… 那一夜,早已经远了 蓝圣山 […]

冬至

来的时候 纤指掐短了白天 黑夜无边无际 虫鸟藏了 日子老了

暖炉

到了东北,东北的雪 看见了我,我也看见了 延长的烟囱,那里 有时光在蜷缩,还有 梦里起夜的人 我半夜也要起床, […]

我的雪,七年没有融化 从淄博来到长春,而且 在我背上趴着,睫毛如同 虱子一样,爬着,爬着…… 冬天的雪,不管怎 […]

轨迹

一支笔 从灵魂里长出来 在纸上死去 2012年12月14日

我的油菜花

油菜花象去年一样,我 没有看见,我看到了 无数黑白的回忆,是 去年一年攒下的,泪水 没有洗净,我站在 书本的一 […]

鼠論

夫天下者,民之仓廪也。 今藏之硕鼠,民徘徊仓外,取粟不得,取衣而得棒,何也? 问计于猫,猫曰:鼠之大,不知其几 […]